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_ 66.挡箭牌,有毒(九)-笔趣阁

时间:2021-04-08 13:4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一蔻一池小说渣渣都哭着求我[快穿] 66.挡箭牌,有毒(九)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谢支持原创!给小天使造成不便还请见谅,72小时后删缓存可看

    若是他能抓到对方错处, 例如出轨、骗婚的证据等, 那么提出诉讼的话,还是很有操作余地的。

    可是, 骗婚的其实是他自己……这就尴尬了。

    所以说,如果想从李继衡手里扒钱,还需要等,等对方继承家业之后……

    高俊灰溜溜从律师事务所回来,他已知半解的那些结婚、离婚的规定,全部都是道听途说,听别人提那么一两句, 就深信不疑了。

    他本以为回到家,他爸知道后会很失望, 没想到比他淡定多了。

    “既然离婚没啥好处, 那干嘛要离?”

    高俊不同意, 他还是想离婚。

    高父着急, 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他:“外面多少打扮得妖妖娆娆的小妖精,整日钻营就为了能嫁入豪门,为了嫁得好, 不惜嫁给老头,你可倒好, 已经嫁进来了, 嫁的还是比你小两岁比你好看的小鲜肉, 竟然还想着走?!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思进取!”

    高俊抹不开脸,他还是有骨气的,被人那样羞辱了跑走,再灰溜溜回去,那人还会把他放在眼里?恐怕更要作践他。

    他梗着脖子默不作声。

    “李继衡他对你不好,你就更应该回去,可劲花他的钱,怎么着也得搂够本才能走啊。”

    高父继续劝。

    见高俊始终拒绝,高父有些生气,他回到卧室想了想,决定给李继衡打个电话。

    出乎他意外的是,电话刚一接起,另一头的李继衡就跟他道歉,极有礼貌和耐心,检讨了自己年轻气盛的错误,又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着对方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儿子不喊长辈不说,还拿爱不爱他来威胁,高父听了汗了一把。

    而且所谓的让睡地板,也是自己儿子先说不习惯和人睡一张床的,总不能刚结婚就分房吧?换他是亲家也会不高兴的。

    弄清楚来龙去脉,高父却没有下不来台的感觉,因为对方说得极为诚恳,最后电话那边的青年说,他已经在来接高俊回去的路上了。

    挂断电话,高父身心舒畅,他打开手机里那个“钱来了”app,里面提示他,提现操作已经成功。

    同时银行传来的短信提醒也到达,他的储蓄账户里面多了40块钱。

    高父更加下定了决心。

    只要他把30万存进这个app账户,每月就会有固定6000块的收入,够他开销了,还能攒钱做别的投资。

    至于还债,这不是还有儿子儿婿嘛……

    走出房门,高父蒙头盖脸地对着高俊一顿说教。

    最后不管儿子什么反应,他说:“一会儿继衡就要来了,你不许给人使脸色!反正今天你必须跟他回去,我这不收留你!”

    高俊目瞪口呆,半晌,愤然道:“我把我手里的钱全给你了,现在一点钱都没有,你不收留我,那就把钱给我,我自己找地儿搬出去!”

    高父更加不可能给他钱,但是又怕高俊下不了台阶,苦口婆心地反复劝说他不要倔强。

    到贺也来的时候,高俊已经被高父劝说成功,只剩下一点点不自然。

    “继衡啊,你们年轻人难免有牙磕牙的时候,既然结了婚就互相包容些。”

    高父一派慈父形象,贺也点头,十分诚恳地道:“我知道了,伯父。”

    他侧头看向高俊,亲密地揽住他的肩头,跟高父笑道:“您放心,回去之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等出了高家门,贺也松开高俊,噎得想要拿捏一番姿态的高俊气息一滞。

    贺也径自上了驾驶座,启动车子,等着高俊自己上车。

    高俊反复将高父劝说他的话在心里来回念叨,才逐渐缓和脸色,僵硬地上车。

    一直到李家,他预期的道歉和好压根就未曾发生。

    这一晚,高俊睡在床脚的地铺上一夜没睡好。

    清晨,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饭,贺也对高俊呵护备至,时不时给他夹菜,令他莫名惊惶。

    可惜旁边有李蔺和李继瑜的存在,高俊无法将疑问说出口。

    而令他郁闷的是,只要一离开人前,他们二人独处时,对方就将他完全漠视,好似他是个透明人一样。

    眼神不交汇,说话不回,叫他也不应……

    [主人,收到黑暗能量:5点。]

    莫卡提醒贺也。

    虽然有些少,但是很稳定,每隔几分钟就有收益,贺也决定再保持一段时间的冷暴力。

    吃完饭,贺也就去了公司。

    李继瑜上学,李蔺同样去公司,只剩下请了一周婚假的高俊,还有打扫卫生兼顾早晚餐的阿姨。

    阿姨在早饭之后会有一个小时的打扫卫生时间,之后就会离开李家,然后等到下午4点钟再来买菜做晚饭。

    午餐高俊不得不自己下厨做。

    吃着清汤寡水的面条时,高俊心里暗气,等吃完饭,他回到二楼,把旁边的客房收拾出来,又将自己的行李倒腾进去。

    既然冷战就要有冷战的样子,别妄想用这一招试图操控自己。

    高俊在心里这么想道。

    他决定不会再打地铺睡了!

    贺也将这两天积攒的工作做完,等回家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家里的三名成员都已经睡着了。

    [主人,高俊在隔壁。]

    贺也进了自己的房间,没有看到那人,莫卡提醒他。

    现在已经没有新的黑暗能量收入了。

    看来对方已经想通了对策。

    贺也并不着急,懒散地一笑,不在意地脱衣服洗漱。

    高俊在李家呆了两天实在呆不住了,跟李母、李继瑜还不熟悉,唯一一个熟悉的人还互相间不说话,这样的日子实在是令人难过。

    婚假第四天他直接回到单位销假。

    “高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上班?”

    总监见到他有些吃惊。

    他敷衍过去,在回自己工位的路上,能听到同事三三两两地讨论他。

    “他老公早就回来上班了不是?听说天天晚上熬夜到12点才走呢……”

    说话的同事颇为唏嘘,“新婚哦……就这样……”

    “或许男人之间就没有那么多浪漫呢?”

    “切……怎么可能,你没看微博上天天撒狗粮虐狗的x姓夫夫哦……比直男更懂浪漫是什么好么。”

    “就说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我记得他是直男的。”

    “啊!你怎么知道?!”

    “我见过他相亲啊,跟女人。”

    “天呐……”

    高俊咬紧牙根,对这些没人要、还爱八卦的男人婆们厌恶透顶。

    好在公司毕竟是办公的地方,高俊连续上了几天班,已经不再有人讨论他的婚姻是否和谐了。

    这天中午,他没有出去吃,而是来到大厦6层的自助餐厅,这里专门供给在大厦上班的员工就餐。

    等取完食物想要找座位时,高俊僵住。

    因为他才发现李继衡竟然在这里。

    他该怎么做?!

    当作没看到?

    可是,他已经发现身边已经有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们二人了!

    而那个该死的李继衡竟然仿若无人地吃吃喝喝,一丝眼风都没有给他!

    明明都是他的错!

    高俊深深吸气,调整好面部表情,走向贺也。

    来到贺也的对面坐下。

    “你……”

    对方却倏地起身,就跟没有看见他一样,收拾好餐具,拿好公文包离开。

    暴击伤害!

    高俊这一刻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能让他钻进去!

    丢脸至极。

    [主人,收到来自高俊的羞愤,黑暗能量100点。]

    莫卡欢快地道。

    停滞几日的能量终于开始有波动了。

    贺也哼笑,下巴几不可见地微微扬起:[痛苦来自于脆弱,人类就是这样脆弱的生物。]

    莫卡及时把马屁拍上:[主人英明!]

    高俊顶着无数探照灯般的眼光目不斜视地机械咀嚼。

    其实若他能抬起头来看一下,就会发现并没有那么多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但是他此刻不敢抬头看,食不下咽地吞咽完,飞快地离开了自助餐厅。

    这一路上,他都感觉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所有人背地里都在对着他指指点点……

    “高俊。”

    “高俊!”

    高俊猛地惊醒,抬起头来,对上总监不悦的目光。

    “你在想什么?有没有听我讲话?你这个态度不行的,知不知道这个项目对我们的团队很重要?”

    高俊脸涨得通红,他还从来没被总监当众训斥过,连忙收敛心思。

    暗地里又往李继衡的头上记了一笔。

    他现在恨透了李继衡,同时坚定了留在李家搜刮一大笔钱的想法。

    现在就离婚,实在太便宜了李继衡!

    他一定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啧,”齐梦难免酸意地说:“不得不说,颜值高,随便站在哪里都是一幅画。”

    陶之阳的目光在女孩光洁的小腿上转了一圈,落至对面的男生身上。

    利落的短发、黑色t恤、运动裤和球鞋,运动包随意搭在一侧肩头。

    简单无比的打扮,却把那人衬托的无比耀眼。

    [主人,目标人物出现。]

    莫卡提醒主人。

    贺也微微抬起下巴,带着三分散漫的目光在驻足的人群中随意地扫了一眼。

    “周持。”

    对面的女孩微红着脸,抬起视线,落入一双暗夜般深邃的眸子,微微失神。

    “好啊。”

    贺也歪了下头,示意她,“走吧。”

    乌思蔓邀请他一起去图书馆学习,贺也没有拒绝。

    转身时,贺也的视线着重在陶之阳的脸上停留一瞬,眼中笑意加浓。

    [收到来自陶之阳的黑暗能量,3点。]

    莫卡表示有些莫名其妙,主人都没有和陶之阳说过一句话,怎么就有了能量进账。

    齐梦在陶之阳旁边“啧啧”叹道:“唉,你来晚一步,被学弟捷足先登。”

    陶之阳收回视线,脚步一转,“走吧,回去。”

    齐梦:……

    “够干脆!你真就这么放弃了?”

    陶之阳没有说话,亚麻色的发丝被风吹动,遮住了他的眉眼。

    贺也和乌思蔓从这天开始,出双入对的情况越来越多。

    校园论坛上有人匿名发帖说周持是个脚踩两条船的渣男,前脚刚接受了一个男生的表白,后脚就和妹子搞到一起。

    除此之外,还有说乌思蔓是三的,话说得非常难听。

    为了这个,乌思蔓给贺也打过电话道歉,电话那边声音鼻音很重,听起来像是哭过。

    贺也反过来安慰她,说是自己没有处理好,带累了她。

    [主人,查到发帖人的ip了,不是陶之阳,是曾经跟你告白又被你拒绝的席辰,他跟元琪一个宿舍。]

    莫卡咋舌。

    要知道这个席辰被拒绝后表现得很豁达,跟元琪关系也很好,还曾祝福过元琪,主人和元琪在一起后,请他们宿舍的人吃饭,席辰还主动敬酒,表示自己已经放下了……没想到背后做出这种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