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懒散初唐_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与岳父相克-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8: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北冥老鱼小说懒散初唐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与岳父相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卧室之中,衣娘斜依在床边,而李休坐在她对面,用一种低沉的语气把裴矩受伤并且病重的事讲了一遍,最后这才再次开口道:“事情就是这样,听老福说话的语气,肯定是想请你过去一趟,你看……”

    “夫君,今天我去了公主那里,想请她住在旁边的院子里,不过公主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明天你亲自去一趟吧,反正公主也不是外人,住在一起才有一家人的样子!”没等李休把话说完,就被衣娘打断,而且还把话题岔到了一边。

    “哎,你……那个……”李休听到这里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衣娘明显不想谈裴矩的事,但是她越是不想谈,越是说明她心中其实很在乎这件事,这种矛盾的心理恐怕只有衣娘自己一个人明白。

    “算了,其它的我也不多说了,不过衣娘你要知道,无论你做何种选择,我都会支持你!”李休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然后这才转身离开房间。

    等到李休刚一离开房间,衣娘就有些无力的跌坐在床边,脸上也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有愤恨也有无奈,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迷茫,本来她以为自己对父亲裴矩只有无比的恨意,可是当听到他那天扫墓后受伤,现在伤病加重时,却忽然又有些不知所措,毕竟那种血脉亲情无论如何也是斩不断的。

    李休出了卧室,本想去找平阳公主的,但是又担心衣娘这边出问题,无奈之下只好去了客房休息,等到第二天一早,他却发现衣娘依然像是平时一样,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好像并没有把裴矩的事放在心上,这让他也不禁暗自摇头,以他对衣娘的了解,恐怕她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但他却需要尊重衣娘的选择,所以他也不方便再插手。

    早饭过后,李休先去了老宅那里,结果发现这里已经改建的差不多了,老宅里外都搭起不少的木棚子,里面砌起了炒茶用的炉灶,只要晾几天就可以使用,这也让月婵开始抓紧时间通知那些愿意来上工的女子,估计几天之后就可以正式开工。

    相比之下,农部衙门那边依然一片繁忙,毕竟这里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建好的,杨农顶着一头白发,与周围的一帮官员忙的脚不沾地,李休看到这里也没敢上前打扰,随后又去了玉米田和红薯地那里,结果发现有不少农部的官员就站在田间地头仔细的观察着作物的生长情况,看来大唐朝廷真的是把这两种作物当成宝贝了。

    最后李休才来到公主别院,当他见到平阳公主时,只见对方正在花园里修剪花草,于是李休从旁边找到剪刀,来到平阳公主身边帮着一起修剪。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平阳公主这时娇媚的横了李休一眼道,自从有了夫妻之实后,平阳公主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对于昨天李休爽约的事也有些不满,话中都带着股怨气。

    “昨天发生了点事情,另外衣娘不是说请你住过去吗,你怎么没同意?”李休这时嘿嘿一笑道,其实他很期待能够与平阳公主正常的生活在一起,到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也免得他再两头跑了。

    “我……我有些担心!”让李休没想到的是,平阳公主这时却忽然露出一种黯然的表情道。

    “怎么了,有什么可担心的?”李休这时奇怪的问道,在他看来,平阳公主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与自己生活在一起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更何况两人也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我……”只见平阳公主再次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还是开口道,“当初我们虽然拜了堂,但在外人看来,衣娘才是你的正妻,而且衣娘还怀了孕,我现在忽然住到你家里,那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别人又会怎么看你?”

    “秀宁,你想的太多了,管别人怎么看干什么,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妻子,衣娘也承认这一点,现在你搬过去,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过自己的日子,谁要是不服让他来找我!”李休却是十分霸道的劝道,他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

    “可是……可是万一父皇知道这件事生气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父皇解释这件事。”平阳公主再次有些踌躇的道,其实她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主要就是在考虑这个问题。

    “陛下怪罪就怪罪吧,上次我发动太子和秦王帮你脱离婚姻这件事,陛下早就已经恨上我了,所以也不差这一次!”李休再次满不在乎的道,自从上次李渊不肯让平阳公主与柴绍解除婚姻后,李渊的态度已经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了。

    “不行,父皇的态度不能不考虑,就像你的,上次父皇恐怕已经恨上你了,说不定现在他正愁找不到处罚你的把柄,如果让他知道我住到你家中,很可能会让父皇恼羞成怒,到时以这个借口处罚你怎么办?”平阳公主却是有些惊慌的坚持道,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父亲李渊的性子了。

    “这……你怎么和衣娘一样,都因为自己的父亲的事搞得进退两难?”李休看到平阳公主的态度坚决,最后也十分无奈的抱怨道,他不明白自己娶的两个女人为什么都一个难搞的父亲,难道他命中注定和自己的岳父相克?

    “衣娘怎么了,难道裴矩又来烦你们了?”平阳公主听到李休的话也不由得惊讶的道。

    “不仅仅是来烦我们,而是裴矩之前受伤,据说还很严重……”李休说着就把那天扫墓的事,以及昨天老福说的那些话讲了一遍,最后还讲了一下衣娘听到这件事的反应。

    “你看,衣娘嘴上不说,今天还故意装得像是没事人一样,但以我的了解,她肯定在乎这件事,但却倔强的不肯面对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而你这里又担心陛下的态度,不肯回去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娶的是你们两个,不是把你们父亲都一起娶过来了,为了他们,却要把我家里搅的鸡犬不宁,我招谁惹谁了?”李休这时也十分无奈的抱怨道,两个女人他就已经搞不定了,很难想像李渊那种后宫成群会是什么样子?

    “咯咯,谁告诉你成亲只娶一人,成亲本来就是两个家庭的事好不好?所以人家都只愿意娶一个正妻,其它的都只能算妾,结果你倒好,竟然一下子娶了两个,这也只能说你是自寻烦恼!”平阳公主听完李休的抱怨,却是有些幸灾乐祸的道。

    “哈~,你也承认我是娶了你,那你现在就是我的妻子!”李休说着忽然弯腰把平阳公主抱了起来,吓的她也是尖叫一声,随后又急忙捂住嘴巴,同时花容变色道,“你疯了,快点放我下来,让人看到多不好!”

    “嘿嘿,丈夫抱妻子,天经地义的事,而且我还要做一些丈夫应该做的事!”李休说着抱着平阳公主就往卧室那边走去,这让平阳公主更是又羞又急,一边拍打着李休的肩膀一边低声道,“快放我下来,现在还是大白天,让人知道了我可没脸见人了!”

    可惜李休才不管这些,白天怎么了,这才有情趣,所以无论平阳公主再怎么挣扎,最后还是被他抱进卧室,随后就是一翻儿童不宜,而平阳公主的挣扎也越来越软,最终还是放弃了反抗。

    许久之后,卧室之中终于再次恢复了平静,李休一脸满足的躺在床上,而平阳公主则一直拧着他的手臂,脸上的表情羞涩中带着几分红润,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大白天你就这样,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平阳公主拧着李休的手臂想要报复,但却又不忍用力,最后只好用力的捶了一下李休的胸口道。

    “嘿嘿,你刚才……”李休刚想调笑几句,结果被平阳公主忽然用力在胸口拧了一下,这让他“哎呦”一声倒吸了口凉气,低头一看胸口都青了,这让他再也不敢胡说,嘿嘿一笑道,“好了,我不说了,不过你和衣娘的事真的让我很头痛,昨天我也是担心衣娘才没来。”

    听到李休提起刚才聊的内容,平阳公主也不禁沉默下来,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李休,我的事暂时放一放吧,反正我们一直都没有住在一起,现在这样也挺好,另外我和衣娘平时虽然相处的不错,但谁也不敢保证住在一起会不会发生矛盾,而且她还怀着身孕,你还是先全力照顾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

    “衣娘怀着孩子,那你要是怀孕了呢,难道你还要一个人住在这里?”李休这时却是再次有些不甘的问道。

    “那有那么快,如果我有了孩子,那就搬过去和你们一起住,让你来照顾我好不好?”平阳公主听到李休的这个假设,也不由得笑着开口道,如果怀孕的话,她也很想和李休住在一起,享受着李休对妻子的关怀,之前看到李休照顾衣娘的样子,她可是吃了好大的醋。

    “好,那就说定了,如果你怀孕了,就跟我住到家里!”李休听到这里忽然兴奋的道,说完猛然翻身再次把平阳公主压在身下,这让她也不由得尖叫一声,想要反抗却已经晚了。

    李休在平阳公主这里呆到下午才回去,而且还绕路去了老宅那里,结果发现月婵和胖姐等人正在那里忙活,粉儿更是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指挥,毕竟她是最懂炒茶的人,所以作坊里该怎么布置,她的意见也很重要,不过她的意见实在太幼稚,许多还需要月婵来考虑,不过粉儿并不在意,她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老爷,作坊已经布置好了,女工也都通知到了,三天之后就让她们来这里开工,而且老宅的那几座房子也被改成了住的地方,以后女工就住在作坊里了!”月婵看到李休时,急忙上前向他报告道。

    “作坊很不错,不过那些女工不都是附近村子里的吗,为什么她们不回家住?”李休最后有些奇怪的问道,方圆十里八村的也都不远,住在作坊里岂不是会增加作坊的开支?别的不说,一日三餐肯定是要提供的。

    “老爷您不能这么想,作坊里早晚开工,哪怕住在附近村子的女工,也需要早出晚归,虽然现在太平了,但一些村子里还是有些不正经的人,不但我担心女工的安全,连那些女工的家人也担心,所以我在考虑过后,决定让她们全都住在作坊里,平时有事时可以请假回去,到时由胖姐她们安排人送回家,毕竟万一出了事的话,咱们作坊的名声可就毁了!”月婵这时露出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道。

    “原来如此,月婵你考虑的很周到,刚才是我考虑不周了!”李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赞同的点头道。

    招收女子做工他们不是第一个,比如平阳公主家的花园就有不少摘茶的女工,但人家主要是茶园的长工,一家都吃住在茶园里,和佃户差不多。像茶叶作坊这种和后世工厂有些像,所以女工的安全的确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听月婵说,来作坊做工的大都是些没出阁的农家女子,主要是家里太穷,所以才出来做工,现在大唐的治安又远比不上后世,如果她们再出点事,家里肯定哭死了,所以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考虑。

    “谢老爷夸奖,不过这么一来,咱们不但要提供住的地方,而且还要提供一日三餐,成本增加了,茶叶的价格也得提一提,否则就没什么赚头了!”月婵这时再次开口道,说话之时也面带精明,俨然一个奸商。

    “哈哈哈~,好,要的就是这个样子,成本提高了不可怕,让那些买茶叶的多出点钱就是了,月婵你现在越来越像个商人了!”李休看着月婵的样子也不由得大笑道,不过月婵却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休在茶叶作坊呆了会后,这才迈步准备回家,但是刚走没几步,就见魏征带着杨农急匆匆的赶来道:“李祭酒留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